文化杂谈

文学讲稿:纳博科夫的《文学讲稿》

zhaolaoda 时间:2019-03-21 00:36:06 坐标: 304046

我们找到第1篇与文学讲稿:纳博科夫的《文学讲稿》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文学讲稿:纳博科夫的《文学讲稿》



郑重推荐一大部头:纳博科夫【文学讲稿】,三联05绝版书,孔网有售,当初入手价是一百多,现在估计又涨了。要懂纳氏文学美学,此书不妨读下,不过有个小限制,在读此书之前应先读七部书:从奥斯丁、普鲁斯特、狄更斯、斯蒂文森、卡夫卡、福楼拜、到乔伊斯,当年纳氏在康奈尔开这个讲座,先研读又作了大量笔记以为教材,尔后几经辗转遂风行于世,纳氏本书特点在于,它与所有在世的文学批评理路全异,你尽可以不认同他,但你不得不___有时___感觉它不同凡响,也确有一家之言的气势,所以,花半年时间来读这部书(因为要读七部大部头,【追忆逝水年华】与【尤利西斯】通读一遍,至少也要两三个月),或者不会浪费你的时间____尽管半年时间是必须的。



塞万提斯并非纳博科夫的首选,相对而言他更喜欢莎士比亚,但鉴于其历史价值(欧洲小说一起点)及人物品质(温和、可怜、纯洁、无私以及豪侠),同时也为了纠驳纳氏认为严重误解这本书的所谓批评家,他花了一些时间专门为哈佛大学的学子阐述这本书___尽管再说一下,纳氏其实并不喜欢它____这是关于这本名著之现代批评的一件大事,因几百年来正如哈姆雷特与鲁滨逊先生,一旦从作者笔下诞生,立马逸出作者的控制范围而作出世界性的漫游,这就是新批评之文本至上的由来,而纳氏的批评,总体上属于新批评的范畴,但也有传统所谓作者与背景的回归,尽管他并不看重这一点,此即他所谓艺术家与宣传家区别,但同时他也认识到一个悖论,即作者的意图往往由于天赋的才能,并不能有效的控制文本。

这正是托尔斯泰作为一个道德家让人厌恶可作为一个艺术家又让人赞佩的原因,这个问题马克思讲过,意大利的那位十九世纪最重要的大批评家弗.德.桑克梯斯亦讲过,即作家的意图跟作品的效果往往不相符合,以至彼此矛盾,现当代英美文评家钱钟书所谓“意图的迷误”,也是这个意思,欣喜的是,梁遇春二十来岁也认识到这一点,并首举托尔斯泰为例,可见英雄所见,总是略同。

另外,从本书讲稿可以充分看出,纳氏批评可能有错,但大量原文引用与细致如微的探讨可以发现,他从来不轻率,也非门户之见或文人相轻,而是在大量艰苦而又快乐的劳作与享受之后,坚持自己之所信,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无法不感动他的态度,正如他对普希金长诗的阐释,乃是原文的数倍长达千页,让我们引用他的一句自豪作为结语:

你可以不喜欢我的艺术才能,但我郑重提醒,千万不要质疑我的学者功底。

文学讲稿:纳博科夫的《文学讲稿》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