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杂谈

南京到福州:从南京到福州,从彭宇到赵宇

masha 时间:2019-03-21 00:44:13 坐标: 304062

我们找到第11篇与南京到福州:从南京到福州,从彭宇到赵宇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南京到福州:从南京到福州,从彭宇到赵宇





2月21日,福建省福州市官微 @福州公安 发布通报:晋安区检察院认为,鉴于赵某有制止不法侵害行为,为弘扬社会正气,鼓励见义勇为,综合全案事实证据,对赵某作出不起诉决定。近日发生的福州“赵宇见义勇为被拘”案终于尘埃落定。

2018年12月26日晚,包工头李某猥亵女青年邹某未成,踹门而入并和邹某发生肢体冲突,楼上邻居赵宇挺身而出欲制止李某,李某反打了赵宇一拳,赵宇反击两拳并揣了李某一脚,导致其横结肠破裂,李某第二天住院手术,2019年1月12日出院。而赵宇被当地警方拘留。这便是福州“见义勇为被拘”案。

福州“见义勇为被拘”案一经曝出,迅速扩散,引发了社会巨大反晌,声讨之声不绝于耳。现在福州晋安检方终于做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应该说让许许多多为赵宇和见义勇为担心并呼吁的网友放下了心。

然而,虽然赵宇现在没事了,而且当地检察院一次不批准逮捕的决定,这次又不予起诉的决定确实也值得点赞,可是,纵观该案的整个转变过程,吴钩觉得仍让人有点不那么放心。

据央视报道,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是在1月4日,以故意伤害向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赵宇。1月10日,晋安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2月20日,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以过失致人重伤罪将赵宇移交晋安区人民检察院。

“赵宇见义勇为被拘”案一被曝光,连网友们都清楚赵宇属于见义勇为,绝不是故意伤害,不该担负刑责,为何当地警方不知,反而以故意伤害罪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赵宇?而且,在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后,2月20日,警方为何又以过失致人重伤罪将赵宇移交检察院?

几天前还是“故意伤害罪”,过了几天就突然变成了“过失致人重伤罪”。当然了,移交检方起诉不见得就一定被起诉并担负刑责。可是,常识告诉我们,案子从警方移交检察院起诉,意味着查明犯罪事实,证据充分,侦查已经终结——这,又意味着什么?

另外,通报一方面称“赵某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但超过必要限度”,一方面又称“赵某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为弘扬社会正气,鼓励见义勇为,对赵某作出不起诉决定”。赵宇既被认定为“防卫过当”,又被认定为“见义勇为”,这岂不矛盾?

如果不是举国舆论呼吁和反对,至于赵宇案能否是现在这样的结果吴钩不得而知,但我此时此刻却想起了2006年“南京彭宇案”和在该案审判过程中,法官那句“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扶”的著名言论。

由于南京彭宇案对社会影响巨大,至今让人记忆犹新。“彭宇案”的负面效应,是许多当事者始料不及的。有了彭宇这个“前车之鉴”,彭宇案后,多数南京人不愿再多事。有人甚至认为“彭宇案让国人的道德观倒退了50年”。

法律在保护公民权益的同时,应注重社会正义,道德良序的伸张;要注重司法对社会主流道德取向的引导作用,要把正确的价值判断和社会主流价值观有机融入司法全过程。执法部门更要努力提高司法办案水平和职业素养,这是彭宇案留给我们的沉痛教训!

南京彭宇案才过去几年,福州又出了赵宇案。当年,彭宇案后南京人从此不愿多事了,如果福州的赵宇案再出错,那福州人、中国人是否从此也不会多事了,见义勇为是不是会从此绝迹呢?

虽然舆论监督发挥了应有作用;虽然检方决定免于起诉,赵宇似乎终于没事了;虽然福州的赵宇要比南京的彭宇幸运,但从南京到福州,从彭宇到赵宇,还是让人有点不放心!


最新南京到福州:从南京到福州,从彭宇到赵宇可以看看这篇名叫南京到杭州: 好消息!南京到杭州、安庆等地,能直接进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南京到福州:从南京到福州,从彭宇到赵宇

我们找到第1篇与南京到杭州: 好消息!南京到杭州、安庆等地,能直接刷身份证进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南京到杭州: 好消息!南京到杭州、安庆等地,能直接刷身份证进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祖韬 记者 刘伟娟)今后,从南京出发,乘火车到杭州、安庆等地,可以直接刷身份证进站啦。2 月 23 日,现代快报记者从铁路南京站获悉,即日起,宁安、金温、衢九、宁杭、杭甬客专车站开通持二代居民身份证直接检票进出站服务功能。也就是说,旅客在 12306 网站购买 "G、D" 字头列车车票后,可持二代居民身份证直接过闸进出站。

目前,上海局集团公司已经开通持二代居民身份证过闸进出站的车站为:沪宁高铁、沪杭高铁、京沪高铁、合蚌高铁、沪昆高铁、宁杭高铁、杭甬高铁、合福高铁、杭深客专、宁安客专、金温客专、衢九线车站以及合肥站。旅客在 12306 网站购票后,系统会通过短信和邮件方式通知购票人是否能持二代居民身份证直接过闸进出站。

(编辑 高淼)

南京到福州:从南京到福州,从彭宇到赵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