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杂谈

东京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

maxiaofeng 时间:2019-03-23 19:47:54 坐标: 311914

我们找到第662篇与东京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东京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



▲如果心中有海 那都是马尔代夫



▲广州6月8



走出朋友圈,看看我们的城市到底怎么了??



我们的马路是这样...



我们的汽车是这样开的...



平时的斑马线呢???



会呐喊的下水盖??



格地说,在中国有真正的“‘下水道’吗?只有‘污水管网’。我国城市中普遍采用的是“地下管网式”排水设施,在较浅的地下埋藏着口径多在一米左右的排水管,实在是当不起这个“道”。但严格的说‘管网式’并不比‘廊道式’差,最大的问题在城市本身。



此外,中国的城市排水系统建设还存在着另外一个问题—“重污水,轻雨水”。留心观察一下身边,你会发现井盖上印着“污”字的远远多于印着“雨”字的,因为大部分城市没有专门的雨水管道,雨水管和污水管是混合在一起的。所以在我看来,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是只有“污水管”而没有“下水道”的。



在中国,想看到真正的“下水道”,就只有青岛100多年前德国人修筑的那部分了。这部分下水道最高处可以达到2.5米以上,宽度在3米左右。下水道的拱壁上每隔几米便有一条直径三四十厘米左右的水管,有的在两侧,有的就在头顶上方(上图所示)。十几年前祁红波曾在青岛做下水道修理工,用他的话说:“(在青岛)我真的相信路面一个城市,路下一个城市。我们做完工,就可以直接从下水道走回去,很快的。”后来他又在深圳做下水道修理工。同样是从一个渔村起步,深圳的城市建设要比青岛晚100多年,但比较二者的下水道,祁红波认为:“深圳还要学习。”



▲深圳 6月8



标准的下水道的一个节点处,一个6级台阶将下水道分成了两层,上下两条下水管的落差非常大,而左右两侧还各有一条宽约一米的下水管,整个节点空间宽阔,犹如一座地下房屋(上图所示)。

我们地下的排水管网到底是什么模样?和许多人一样,我们也对这个问题充满了好奇,决心在这篇报道里把它好展示一下。雨水井、污水井,可它们都异常狭小,只有两个能勉强容一人下去,下去后看到的排水管,口径最大的也不过20多厘米。



▲北京下水道

中国的下水道,远远落后于城市的发展。

近40年来,中国的城市发展日新月异,然而,在标榜“一日千里”的建设速度,竞争摩天大楼的高度和规模的同时,城市的下水道系统却有意无意地被忽略了。世界城市发展史已经证明,要真正跻身“世界都市”之列,除了地上的光鲜繁荣之外,埋藏在地下不为人见,却时时刻刻为都市排忧解难的下水道系统,才标志着城市真正的实力、潜力和包容力。

相比中国下水道,国外的下水道什么样呢?北京的下水道,与巴黎、伦敦和东京等国际都市的下水道有哪些差距?



▲巴黎下水道。在光与影的交错中,世界下水道工程的杰出代表—巴黎下水系统呈现出独有的魅力。在这座世界城市的地上,卢浮宫、埃菲尔铁塔等吸引着全世界的游人,而地下的“花都”也同样是巴黎的骄傲。



▲巴黎下水道。规模宏大,设计理念先进。 巨大的巴黎地下道蓄水槽仿佛是一座水中宫殿,穹顶连绵,曲线优雅,充满了建筑的美感。



▲ 巴黎下水道。 这个巨大的储水库是巴黎下水道工程近年来不断升级改造的成果。储存并处理雨水,不让其直接流入河道,保证了河流的清洁。摄影/ Patrick Kovarik



▲伦敦下水道。伦敦下水道有着一个半世纪的历史,在其建成后,成功地斩断了霍乱的魔爪。然而,随着城市人口不断增加,



▲敦下水道,伦敦古老的下水道也面临着诸多瓶颈和改造升级的迫切需求。这座貌似迪斯尼游乐项目的建筑实际上是伦敦的一座污水处理厂。



▲伦敦下水道。从这张剖面图中可以看到伦敦下水道系统的庞大。当年,其经过7 年艰苦卓绝的建设,在1865年完工,终于解决了伦敦的恶臭和传染病污染源,被誉为英国工业革命的一大非凡成就。摄影/ Richard Baker / C



▲东京下水道。东京地势低洼,又经常遭遇台风和暴雨的侵袭,由此,除了常规的下水系统之外,耗资巨大的“江户川工程”便是专门为了抵御城市洪水而兴建的,这一位于东京郊区地下的泄洪工程有着令人咋舌的庞大规模。图为江户川工程的核心建筑之一——调压水槽。摄影/ Unknow



▲奥地利维也纳下水道。

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

文丨龙应台

如果闭着眼睛让天方夜谭的神毯带你飞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就在市集中让你降落;睁开眼,你如何分辨这究竟是个已开发先进国,还是个所谓的“开发中”国家?

很简单,你说。先看房屋建筑。如果是光洁照人的高楼大厦,屋与屋之间有雅致的绿地庭园,这大概是先进国。再看道路,如果路面铺得密实平整,人行道上每几步就有株树,每个街角都有街灯,这大概是先进国。在路上跑的东西,如果大多是四个轮子的车辆,在十字路口凭着交通标志整齐地来来往往,这大概是个先进国。

相反的,如果映入眼帘的是草篷木桩搭凑起来的住屋,道路上一步一个水坑,泥泞满地,路上挤满了二、三、四个轮子拼凑而成的交通工具,牛羊猪马与骆驼在人与车之间穿梭,牛鸣与喇叭震得耳根发麻:这,当然是个“开发中”国家。

但是这些表象的指标不可靠。你可以凑巧降落在香蕉共和国国王的官邸前面;国王以救济灾民为名目向联合国借了两亿美元,用这两亿美元在你面前建了一整排光洁照人的高楼大厦,铺了一条宽大平坦的柏油路,从他家门口直达飞机场,方便他在政变时顺利出国。制服英挺的警察站在路中心指挥交通,猪马牛羊若闯入这个区域格杀勿论。你,很容易被骗的。



所以你开始观察细节。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三个小时。如果你撑着伞溜达,一阵,发觉裤角虽湿却不肮脏,交通虽慢却不堵塞,街道虽滑却不积水,表示地下排水系统与都市计划配合得相当密切,这大概是个先进国家。如果一场大雨使你全身泞泥,汽车轮子陷在路坑里,积水盈尺,店家的茶壶头梳漂到街心来,小孩在十字路口用锅子捞鱼,这大概是个“开发中”国家——它或许有钱建造高楼大厦,却还没有心力去发展下水道;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你要等一场大雨才看出真面目来。



那么,如果香蕉共和国也添了下水道呢?你如何分辨先进与不先进?最好的办法是去办件事情。你来自天方夜谭,算是外国人入境居留,所以到户政机关、警察局、外交部几个衙门去跑一趟。如果你发觉柜台前排队的人很少,柜台后办事的人很和气,办事的手续很简单,两个小时就办好了所有的证件,这,大概是个先进国。倒过来,如果人多得你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每个窗口都挤着一团冒热气的人肉,每个人都努力把手肘往外顶着,像一只蚱蜢,保护自己眼前一点点地盘;如果好不容易你喘着气到达了窗口,里面的人翻翻白眼说:“天方夜谭来的到一号窗口去!”而你刚刚才从一号窗口过来;如果在填了两个小时表格,黏了二十张两时半身脱帽照片、跑了三个衙门之后,你发觉你所领的证件有效期只有两个月,六十天之后又要从头来起……对,这八成是个不怎么先进的“开发中”国家。

如果你惧怕办手续的炼狱,比较轻松的,你可以搭一趟公共汽车,最好是那种来往于城市与乡间的客运。车次频繁,人人有座位,当然是一个迹象,但是仔细端详车中的人……如果乘客大多衣装整齐,彼此见面时或点头、或握手、或微笑,交谈时轻声细语,让座给老弱妇孺……不管是大学教授或是农夫、杂货店的小厮或是美容店洗发的小姐,个个都那样彬彬有礼,看不出阶级的差别来,这,大概也是个先进国。

我每天早晨搭车到苏黎世的市中心,每天早晨在车里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群看不出阶级的、彬彬有礼的人——我发觉自己对他们有说不出的厌倦,厌倦他们有教养的微笑、有教养的低声说话、有教养地说“对不起”、“谢谢”、“再见”。我渴望见到一个不知“教养”为何物的草地郎,赤着粗大的脚,拎着一个花布包袱,腋下挟着一只咯咯挣扎的肥母鸡;看到街上的熟人忙不迭地伸出半个身子快活地大声叫唤,笑的时候,露出闪亮亮的金牙;打了哈欠之后,一歪头就呼呼大睡,发出很没有教养的鼾声。

如果在一车彬彬有礼的人群中你发觉几十个这样的草地郎,那个国度大概就不是所谓的先进国了。他所暗示的是城乡的距离——经济上、教育上、生活水准上的种种差异。我对草地郎的眷恋,是一种罗曼蒂克的念旧情怀,与现实有很大的矛盾。要保有这样的乡土人物,意味着保有他的生活方式与思想观念,意味着保有泥泞的道路、积水的市区、拥挤的衙门、浪费生命的繁文缛节。而落后,真正生活在其中,就一点也不罗曼蒂克。人所要追求的,应该是一个高度开发却又不失人的原始气息的社会吧?是不是只有天方夜谭里才有呢?


最新东京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可以看看这篇名叫修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东京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

我们找到第5篇与修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修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



▲如果心中有海 那都是马尔代夫



▲广州6月8



走出朋友圈,看看我们的城市到底怎么了??



我们的马路是这样...



我们的汽车是这样开的...



平时的斑马线呢???



会呐喊的下水盖??



格地说,在中国有真正的“‘下水道’吗?只有‘污水管网’。我国城市中普遍采用的是“地下管网式”排水设施,在较浅的地下埋藏着口径多在一米左右的排水管,实在是当不起这个“道”。但严格的说‘管网式’并不比‘廊道式’差,最大的问题在城市本身。



此外,中国的城市排水系统建设还存在着另外一个问题—“重污水,轻雨水”。留心观察一下身边,你会发现井盖上印着“污”字的远远多于印着“雨”字的,因为大部分城市没有专门的雨水管道,雨水管和污水管是混合在一起的。所以在我看来,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是只有“污水管”而没有“下水道”的。



在中国,想看到真正的“下水道”,就只有青岛100多年前德国人修筑的那部分了。这部分下水道最高处可以达到2.5米以上,宽度在3米左右。下水道的拱壁上每隔几米便有一条直径三四十厘米左右的水管,有的在两侧,有的就在头顶上方(上图所示)。十几年前祁红波曾在青岛做下水道修理工,用他的话说:“(在青岛)我真的相信路面一个城市,路下一个城市。我们做完工,就可以直接从下水道走回去,很快的。”后来他又在深圳做下水道修理工。同样是从一个渔村起步,深圳的城市建设要比青岛晚100多年,但比较二者的下水道,祁红波认为:“深圳还要学习。”



▲深圳 6月8



标准的下水道的一个节点处,一个6级台阶将下水道分成了两层,上下两条下水管的落差非常大,而左右两侧还各有一条宽约一米的下水管,整个节点空间宽阔,犹如一座地下房屋(上图所示)。

我们地下的排水管网到底是什么模样?和许多人一样,我们也对这个问题充满了好奇,决心在这篇报道里把它好展示一下。雨水井、污水井,可它们都异常狭小,只有两个能勉强容一人下去,下去后看到的排水管,口径最大的也不过20多厘米。



▲北京下水道

中国的下水道,远远落后于城市的发展。

近40年来,中国的城市发展日新月异,然而,在标榜“一日千里”的建设速度,竞争摩天大楼的高度和规模的同时,城市的下水道系统却有意无意地被忽略了。世界城市发展史已经证明,要真正跻身“世界都市”之列,除了地上的光鲜繁荣之外,埋藏在地下不为人见,却时时刻刻为都市排忧解难的下水道系统,才标志着城市真正的实力、潜力和包容力。

相比中国下水道,国外的下水道什么样呢?北京的下水道,与巴黎、伦敦和东京等国际都市的下水道有哪些差距?



▲巴黎下水道。在光与影的交错中,世界下水道工程的杰出代表—巴黎下水系统呈现出独有的魅力。在这座世界城市的地上,卢浮宫、埃菲尔铁塔等吸引着全世界的游人,而地下的“花都”也同样是巴黎的骄傲。



▲巴黎下水道。规模宏大,设计理念先进。 巨大的巴黎地下道蓄水槽仿佛是一座水中宫殿,穹顶连绵,曲线优雅,充满了建筑的美感。



▲ 巴黎下水道。 这个巨大的储水库是巴黎下水道工程近年来不断升级改造的成果。储存并处理雨水,不让其直接流入河道,保证了河流的清洁。摄影/ Patrick Kovarik



▲伦敦下水道。伦敦下水道有着一个半世纪的历史,在其建成后,成功地斩断了霍乱的魔爪。然而,随着城市人口不断增加,



▲敦下水道,伦敦古老的下水道也面临着诸多瓶颈和改造升级的迫切需求。这座貌似迪斯尼游乐项目的建筑实际上是伦敦的一座污水处理厂。



▲伦敦下水道。从这张剖面图中可以看到伦敦下水道系统的庞大。当年,其经过7 年艰苦卓绝的建设,在1865年完工,终于解决了伦敦的恶臭和传染病污染源,被誉为英国工业革命的一大非凡成就。摄影/ Richard Baker / C



▲东京下水道。东京地势低洼,又经常遭遇台风和暴雨的侵袭,由此,除了常规的下水系统之外,耗资巨大的“江户川工程”便是专门为了抵御城市洪水而兴建的,这一位于东京郊区地下的泄洪工程有着令人咋舌的庞大规模。图为江户川工程的核心建筑之一——调压水槽。摄影/ Unknow



▲奥地利维也纳下水道。

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

文丨龙应台

如果闭着眼睛让天方夜谭的神毯带你飞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就在市集中让你降落;睁开眼,你如何分辨这究竟是个已开发先进国,还是个所谓的“开发中”国家?

很简单,你说。先看房屋建筑。如果是光洁照人的高楼大厦,屋与屋之间有雅致的绿地庭园,这大概是先进国。再看道路,如果路面铺得密实平整,人行道上每几步就有株树,每个街角都有街灯,这大概是先进国。在路上跑的东西,如果大多是四个轮子的车辆,在十字路口凭着交通标志整齐地来来往往,这大概是个先进国。

相反的,如果映入眼帘的是草篷木桩搭凑起来的住屋,道路上一步一个水坑,泥泞满地,路上挤满了二、三、四个轮子拼凑而成的交通工具,牛羊猪马与骆驼在人与车之间穿梭,牛鸣与喇叭震得耳根发麻:这,当然是个“开发中”国家。

但是这些表象的指标不可靠。你可以凑巧降落在香蕉共和国国王的官邸前面;国王以救济灾民为名目向联合国借了两亿美元,用这两亿美元在你面前建了一整排光洁照人的高楼大厦,铺了一条宽大平坦的柏油路,从他家门口直达飞机场,方便他在政变时顺利出国。制服英挺的警察站在路中心指挥交通,猪马牛羊若闯入这个区域格杀勿论。你,很容易被骗的。



所以你开始观察细节。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三个小时。如果你撑着伞溜达,一阵,发觉裤角虽湿却不肮脏,交通虽慢却不堵塞,街道虽滑却不积水,表示地下排水系统与都市计划配合得相当密切,这大概是个先进国家。如果一场大雨使你全身泞泥,汽车轮子陷在路坑里,积水盈尺,店家的茶壶头梳漂到街心来,小孩在十字路口用锅子捞鱼,这大概是个“开发中”国家——它或许有钱建造高楼大厦,却还没有心力去发展下水道;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你要等一场大雨才看出真面目来。



那么,如果香蕉共和国也添了下水道呢?你如何分辨先进与不先进?最好的办法是去办件事情。你来自天方夜谭,算是外国人入境居留,所以到户政机关、警察局、外交部几个衙门去跑一趟。如果你发觉柜台前排队的人很少,柜台后办事的人很和气,办事的手续很简单,两个小时就办好了所有的证件,这,大概是个先进国。倒过来,如果人多得你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每个窗口都挤着一团冒热气的人肉,每个人都努力把手肘往外顶着,像一只蚱蜢,保护自己眼前一点点地盘;如果好不容易你喘着气到达了窗口,里面的人翻翻白眼说:“天方夜谭来的到一号窗口去!”而你刚刚才从一号窗口过来;如果在填了两个小时表格,黏了二十张两时半身脱帽照片、跑了三个衙门之后,你发觉你所领的证件有效期只有两个月,六十天之后又要从头来起……对,这八成是个不怎么先进的“开发中”国家。

如果你惧怕办手续的炼狱,比较轻松的,你可以搭一趟公共汽车,最好是那种来往于城市与乡间的客运。车次频繁,人人有座位,当然是一个迹象,但是仔细端详车中的人……如果乘客大多衣装整齐,彼此见面时或点头、或握手、或微笑,交谈时轻声细语,让座给老弱妇孺……不管是大学教授或是农夫、杂货店的小厮或是美容店洗发的小姐,个个都那样彬彬有礼,看不出阶级的差别来,这,大概也是个先进国。

我每天早晨搭车到苏黎世的市中心,每天早晨在车里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群看不出阶级的、彬彬有礼的人——我发觉自己对他们有说不出的厌倦,厌倦他们有教养的微笑、有教养的低声说话、有教养地说“对不起”、“谢谢”、“再见”。我渴望见到一个不知“教养”为何物的草地郎,赤着粗大的脚,拎着一个花布包袱,腋下挟着一只咯咯挣扎的肥母鸡;看到街上的熟人忙不迭地伸出半个身子快活地大声叫唤,笑的时候,露出闪亮亮的金牙;打了哈欠之后,一歪头就呼呼大睡,发出很没有教养的鼾声。

如果在一车彬彬有礼的人群中你发觉几十个这样的草地郎,那个国度大概就不是所谓的先进国了。他所暗示的是城乡的距离——经济上、教育上、生活水准上的种种差异。我对草地郎的眷恋,是一种罗曼蒂克的念旧情怀,与现实有很大的矛盾。要保有这样的乡土人物,意味着保有他的生活方式与思想观念,意味着保有泥泞的道路、积水的市区、拥挤的衙门、浪费生命的繁文缛节。而落后,真正生活在其中,就一点也不罗曼蒂克。人所要追求的,应该是一个高度开发却又不失人的原始气息的社会吧?是不是只有天方夜谭里才有呢?


最新修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可以看看这篇名叫机电行业: 中国机电行业修炼记:以“智能制造”迎接行业转型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修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

我们找到第1篇与机电行业: 中国机电行业修炼记:以“智能制造”迎接行业转型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机电行业: 中国机电行业修炼记:以“智能制造”迎接行业转型

图为:浙江省民政厅组成员、副厅长江宇与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常务副社长、总编辑柴燕菲共同为浙江省机电行业协会揭牌。王远摄

中新网杭州 11 月 4 日电 ( 记者 方堃 李佳赟 ) 深耕 " 高精尖 " 谋求技术创新、触网升级激活 " 智造 " 能量、" 产学研 " 协同化定位成功码率……在传统制造路径正逐渐光环淡褪的当下,身处制造业核心领域的中国机电业一次次实现转型升级,迎来 " 新的春天 "。

11 月 2 日至 11 月 4 日,2017 中国机电交易博览会在浙江杭州举行,博览会围绕 " 智能、科技、绿色、创新 " 的产业发展思路,推动机电业战略转型;而在此次博览会中设立的 " 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 " 上,更有众多业内大咖学者凝聚 " 智造 " 力量,共促机电制造行业迎来转型升级的 " 吐故纳新 "。

" 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 " 由浙江省机电行业协会、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主办,浙商总会新媒体委员会协办,浙江资本与产业发展联盟、机电之家网共同承办。

图为:浙江省机电行业协会在 " 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 " 上颁发了机电行业的创新奖项。李晨韵 摄

硝烟四起:机电业借创新技术 " 转身 "

曾经,在中国大地此起彼伏响起的机电装备的机器轰鸣声,散发出中国制造的灼灼希望。但不容忽视,经过几十年发展,中国机电行业的一些核心部件和关键材料仍依赖进口,高端设备的核心技术与国外差距仍旧明显。

在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上,浙江省机电集团董事长王敏表示,中国机械工业仍然存在着 " 大而不全 " 的问题,80% 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装备,70% 的汽车制造关键设备,40% 的大型石化装备以及绝大部分高端精密测设备仍依赖进口。

面对转型硝烟," 技术立业 " 成为许多机电企业谋求发展的新思路。

在 2017 中国机电交易博览会上,领先全球的浙大深海水体保压取样技术就是 " 科技领跑 " 的样本。几个月前,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在马里亚纳海沟成功回收在深海 6300 米处布放一年的 SixShooter 采样器," 大海捞针 " 映照成现实。据浙江大学流体动力与机电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王硕介绍,SixShooter 采样器正是采用了该团队创新研发的深海水体保压取样技术。

图为:圆桌会议现场。王远 摄

机电行业的技术创新不仅体现于 " 星辰大海 ",小小的剥线钳中也摩擦出创新的火花。在博览会现场,山东省临沂市奥林欧克工具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张运涛给记者展示了其公司去年研发并获得专利的 " 拳头 " 产品——尖嘴钳式剥线钳。他介绍道,该产品在传统剥线钳的基础上改变了钳头工艺,做到了一把多用,不仅能用来剥切,还可以穿引线。

上至天,下至海,机电行业的技术创新无处不在。从免费全球性难题到 " 修炼 " 核心秘籍,机电之新带来的改变由此发生 " 质变 "。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谭建荣在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上所说:" 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培育‘工匠精神’。" 正是凭借精益求精的 " 工匠精神 " 和钻之弥坚的技术创新,机电行业正冲破藩篱 " 破茧蝶变 "。

风口浪尖:机电触网激活 " 智造 " 能量

在转型升级的一池春水中,机电行业除了 " 创新提质 ",还不断 " 触网升级 "。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的不断兴起,使 " 智能制造 " 成为许多机电企业谋求发展的新思路。

" 机电企业的转型升级离不开信息化的带动,万物互联时代的信息安全更加值得重视,各种形式的云服务在未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在 2017 中国机电交易博览会上,杭州奕锐电子有限公司展示了软件硬件加密的集成服务。

该公司商务经理陈涛介绍,机电行业产品研发生产涉及大量的工业设计图纸、生产工艺、等敏感信息,一旦泄露将给企业造成巨大损失,通过云加密云盘、云安全接入平台等,则能保证关键数据的安全。

" 我们把‘智能制造’理解为人工智能技术和制造技术的结合。" 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副院长刘振宇在 " 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 " 上表示,这种结合不单纯是 " 人工智能 " 与 " 制造技术 " 的相遇,而是在虚拟现实技术、大数据的铺垫下,整个 " 智能化 " 热潮形成一个历史交汇点。刘振宇认为,机械行业在这个交汇点上大有可为。

" 如今,众多机电企业正积极投身‘智能制造’热潮。但作为媒体机构,我们也关注到,广大机电企业,尤其是中小型机电企业,在面对如何接轨‘智能制造’、如何合理利用信息技术、提升企业整体效率、如何把握‘智能制造’机遇等方面,仍存在不少困惑。" 中国新闻社委常委、副总编辑、浙江分社社长王旻从 " 船头瞭望者 " 的角度,直言当前行业现状。

图为:中国新闻社委常委、副总编辑、浙江分社社长王旻致辞。李晨韵 摄

对此,刘振宇以机电企业为例,给出建议。" 首先应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把工艺参数进行优化。把传统企业的焊接电流参数、焊接技术问题首先解决,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把一些机器人技术、自动化技术加进去,使焊接到测的整个过程智能化。"

据悉,为推动机电行业融合创新,构建起机电行业与多方的沟通桥梁,在 " 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 " 上,浙江省机电行业协会正式 " 诞生 "。浙江省民政厅组成员、副厅长江宇与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常务副社长、总编辑柴燕菲共同为浙江省机电行业协会揭牌。该协会以服务机电企业、振兴机电行业为目标,旨在通过整合线上线下行业资源帮助中国机电企业转型升级,把握 " 智造 " 新机遇。

蹑影追风:" 产学研 " 协同提速成功码率

传统机电如何借 " 智能制造 ",提高码率实现升级?在 " 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 " 上,机电行业业内知名专家学者、企业代表、投资人与行业机构代表通过深入探讨,聚焦行业发展智慧。他们认为,传统机电要想借 " 智能制造 " 实现升级," 产学研 " 为一条必经之路。

" 在国际上,产业、科研从来没有分开过,科研学术在美国硅谷的基金团队孵化过程中起到非常重要的助推作用。" 国新国际投资杭州首席代表项茹冰表示,中国机电产业在转型过程中,一定要寻找智能制造、产学研以及资本联合中的结合点,通过结合点将技术落地到产业当中,并充分利用敏锐的资本来协助和判断整个过程。

图为: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现场。王远 摄

" 企业在产品研发、产品测试过程当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的技术瓶颈,以科研项目合作的形式与学校合作,在当下中国已经是一种非常主流的形式。" 刘振宇以浙江大学举例,他表示,专家学者将发明专利以技术入股的形式进行成果转化,已经非常成熟,对行业转型的推动效果显著。

在 " 产学研 " 之路的探究中," 人才 " 因素被认为是未来机电行业发展的关键。为充实未来机电行业 " 智造 " 发展技术力量,浙江省机电行业协会在 " 中国智能制造机电装备高峰论坛 " 上颁发了机电行业的创新奖项,进一步对机电行业的技术创新进行鼓励。

可以预见,机电行业的智能升级在未来将是一场热战,传统机电企业正加速步入物联网时代,而每一个致力于智能化转型的机电企业都已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 ( 完 )

东京下水道:中国修了啥样的下水道?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