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杂谈

孟子与黄石公

xiaohong 时间:2019-03-24 18:14:43 坐标: 314523

我们找到第1篇与孟子与黄石公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孟子与黄石公

要我说,孟子是圣人,黄石公是异人。孟子当然是儒家的亚圣,而黄石公其实是鬼谷派的后人。孟子曰:“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又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因为客观的说现在这个士基本已经不存在了,就算有也是万里出一,则我朝的士大约不过十四五万之众而已。黄石公曰:“夫用兵之要,在崇礼而重禄。礼崇,则智士至;禄重,则义士轻死。故禄贤不爱财,赏功不逾时。”又曰:“使智、使勇、使贪、使愚:智者乐立其功,勇者好行其志,贪者邀趋其利,愚者不顾其死;”我以为黄石公虽然是异人,其三略也确实是总结的不错的兵书;但黄石公毕竟不是儒家出身,他的话大抵是鬼谷派因利乘便之言,故而就不如孟子的道理通顺。

黄石公说:“禄重,则义士轻死。”这不就是说“义士”是为了官位钱财才轻死吗?但为了官位钱财才轻死的人怎么能叫“义士”呢?禄重就去,难道禄不重就不去吗?如果桀纣给的禄重那也能去吗?如果这样也能去,这能叫“义士”吗?如果这样也没问题,那和孟子说的“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又想相去何远?既然相去不远,则这种人就不能叫士了啊。既然连士都不是,又如何能叫“义”士呢?

黄石公又说:“使智、使勇、使贪、使愚”,这说明黄石公至少认为智勇强于贪愚,不然的话他何不说“使愚、使贪、使勇、使智”呢?故而黄石公显然认为使智使勇是上乘,而使贪使愚是落了下乘。所谓“智者乐立其功,勇者好行其志,”不过是说智勇之人有恒心,因为立功立志都是需要持之以恒的。但“贪者邀趋其利,愚者不顾其死”那就不是什么恒心了,因为这只有贪心和笨心;按孟子说这两种人都是“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

一个国家是该尽量使智、使勇呢?还是应该使贪、使愚呢?历史的看,秦国就是使贪、使愚;从商鞅之法到尉缭之谋,其本质就是使贪、使愚。故而秦朝虽然靠着高诈力得了天下,但十余年便灰飞烟灭了。故而古人说::“攘夺之时,书策为先。定分之后,忠义为首。”贪愚的人是不可能忠义的啊,故而使贪、使愚也许可以得天下,但绝不可能治天下。因此黄石公之术虽然也是一门不错的学问,但阴阳杂合,不纯用德,故而并非持之以恒之道也亦明矣。

孟子与黄石公相关文章